歡迎來到明光市新聞網!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今天是:
收藏到
當前位置首頁 > 生活 > 讀書

七夕將至|看詩詞佳話里的鵲橋故事

字體【 來源:人民網文化頻道官方微信號“文藝星青年” 日期:2018-08-16作者: 閱讀次數:

這周五就是一年一度的七夕節,作為我國傳統節日,七夕一直被稱作中國“情人節”。七夕的美麗傳說和人們對愛情的向往,促使一代一代的文人都為之潑墨作詩。

相傳,每逢七月初七,人間的喜鵲就要飛上天去,在銀河為牛郎織女搭鵲橋相會。和西方國家有所不同,中國人較為含蓄,有些話或許不好意思說出口,那不如就借著七夕這浪漫的節日,用一句寓意深刻的古詩詞把“愛意”大聲說出來吧!

七夕節由來

說到七夕,人們的第一反應是牛郎織女鵲橋相會,把七夕等同于中國的情人節。在古代,七夕的確和牛郎織女傳說關系密切,但它是以女性為主體的綜合性節日,這一日女子會訪閨中密友、祭拜織女、切磋女紅、乞巧祈福,因此七夕又有“女兒節”的稱謂。女性歡天喜地競技娛樂的日子,男子也湊個熱鬧在一旁欣賞,男女定情只是“女兒節”盛會中的副產品。

“七夕”最早來源于人們對自然天象的崇拜。早在《詩經》時代,人們就對牛郎織女的天象有所認識,在東漢時就出現了人格化的描寫:“織女七夕當渡河,使鵲為橋。”

七夕乞巧,這個節日起源于漢代,東晉葛洪的《西京雜記》有“漢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針于開襟樓,人俱習之”的記載,這便是我們于古代文獻中所見到的最早的關于乞巧的記載。

2006年5月20日,七夕節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 

牛郎織女的傳說

相傳織女是王母的孫女,她心靈手巧,善織,能用一雙靈巧的手織出五彩繽紛的云朵。而牛郎是一個孤兒,他勤勞但貧窮,與老牛相依為伴。

一次,在老牛的指點下,牛郎取走了在湖中洗澡的織女的衣裳,織女也喜愛牛郎,兩人就結成了夫妻。從此,男耕女織,生下一兒一女,過上了幸福美滿的生活。

然而此事被王母知道,她大發雷霆,派天兵將織女捉回天宮。牛郎在老牛的幫助下,用籮筐裝著兒女,挑著追到天上。王母見牛郎追來,就用頭上的金釵在織女和牛郎之間劃出一道大河,這就是銀河。

銀河水無情地把牛郎和織女隔在兩岸,他們只能隔河痛哭相望。王母見他們哭得傷心,動了惻隱之心,命喜鵲傳話讓他們每隔七日相見一次。誰知喜鵲傳錯了話,說成每年七月七日相見一次。于是王母就罰喜鵲給牛郎織女搭橋。

農歷七月七日夜晚,仰望群星閃爍的夜空,人們能看到銀河兩岸有著兩顆遙遙相對的亮星——即牛郎星和織女星。

牛郎織女的愛情故事融入乞巧節,民間姑娘信以為真,于是每到農歷七月初七,在牛郎織女“鵲橋會”時,姑娘們就會來到花前月下,抬頭仰望星空,尋找銀河兩邊的牛郎星和織女星,希望能看到他們一年一度的相會,乞求上天讓自己也能像織女那樣心靈手巧,祈禱自己也能有個稱心如意的美滿婚姻,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七夕節。

七夕節風俗

穿針乞巧

這是最早的乞巧方式,始于漢,流于后世。《西京雜記》說:“漢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針于開襟樓,人具習之。”南朝梁宗謀《荊楚歲時記》說:“七月七日,是夕人家婦女結彩樓穿七孔外,或以金銀愉石為針。”

喜蛛應巧

這也是較早的一種乞巧方式,其俗稍晚于穿針乞巧,大致起于南北朝之時。南朝梁宗懔《荊楚歲時記》說;“是夕,陳瓜果于庭中以乞巧。有喜子網于瓜上則以為符應。”

投針驗巧

這是七夕穿針乞巧風俗的變體,源于穿針,又不同于穿針,是明清兩代的盛行的七夕節俗。明劉侗、于奕正的《帝京景物略》說:“七月七日之午丟巧針。婦女曝盎水日中,頃之,水膜生面,繡針投之則浮,看水底針影。有成云物花頭鳥獸影者,有成鞋及剪刀水茄影者,謂乞得巧;其影粗如錘、細如絲、直如軸蠟,此拙征矣。”

磨喝樂

磨喝樂是舊時民間七夕節的兒童玩物,即小泥偶,其形象多為傳荷葉半臂衣裙,手持荷葉。每年七月七日,在開封的“潘樓街東宋門外瓦子、州西梁門外瓦子、北門外、南朱雀門外街及馬行街內,皆賣磨喝樂,乃小塑土偶耳”。

拜魁星

俗傳七月七日是魁星的生日。魁星文事,想求取功名的讀書人特別崇敬魁星,所以一定在七夕這天祭拜,祈求他保佑自己考運亨通。

吃巧果

七夕乞巧的應節食品,以巧果最為出名。巧果又名“乞巧果子”,款式極多。主要的材料是油、面、糖、蜜。巧果的做法是:先將白糖放在鍋中熔為糖漿,然后和入面粉、芝麻,拌勻后攤在案上捍薄,晾涼后用刀切為長方塊,最后折為梭形巧果胚,入油炸至金黃即成。

古人的七夕愛意

十首七夕詩詞,體驗一下,那個沒有手機的時代,人們對于愛情的告白:

《鵲橋仙·纖云弄巧

宋·秦觀

纖云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品讀】牛郎織女的傳說幾乎是中國愛情文學中一個典型的母題。從《詩經》開始,到《漢樂府》,到《古詩十九首》里的《迢迢牽牛星》,到曹丕的《燕歌行》,到柳永,到歐陽修,到蘇軾,很多人都寫過這個題材,但多不脫歡少離多的窠臼。所謂“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所謂“牽牛織女遙相望,爾獨何辜限河梁”……唯有秦觀卻道出,“纖云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終于盼到了一年一度的七七相會,這樣一個夜晚,“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秋夕

唐·杜牧

銀燭秋光冷畫屏,

輕羅小扇撲流螢。

天階夜色涼如水,

坐看牽牛織女星。

【品讀】杜牧這首詩,宛如一幅秋夜深宮小景。宮中秋夜,銀白色的蠟燭發出微弱的光,給屏風的畫面抹上了冷冷的色彩;一個宮女正手持輕羅小扇撲打飛來飛去的螢蟲。“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少女花一樣的年華,被幽禁在深宮之中,沒有溫暖,沒有自由,只有孤凄陰冷。在這樣的氣氛中,她百無聊賴,便拿起扇子撲打飛螢,一只又一只,仿佛又回到了童年,也許只有這才能使她暫時忘卻憂愁。然而,撲打累了,夜已深了,“天階夜色涼如水”,她仍不想入眠,“坐看牽牛織女星”——含情脈脈地凝視那銀河兩岸遙遙相對的牛郎織女星。

七夕

唐·白居易

煙霄微月澹長空,

銀漢秋期萬古同。

幾許歡情與離恨,

年年并在此宵中。

【品讀】詩人以詠嘆的抒情筆調寫道:“幾許歡情與離恨,年年并在此宵中。”每年七夕,苦苦等待的有情人終于相聚在一起,說不盡綿綿情話,道不完思念愛慕之意。遺憾的是短暫的歡聚后,留給他們更多的則是無盡的相思和難耐的凄寂。相會的歡樂,離別的痛苦,這一切都發生在七月七,由牛郎和織女來品味。

鵲橋仙·七夕

宋·蘇軾

緱山仙子,高清云渺,不學癡牛騃女。鳳簫聲斷月明中,舉手謝時人欲去。

客槎曾犯,銀河波浪,尚帶天風海雨。相逢一醉是前緣,風雨散、飄然何處?

【品讀】上闋寫七夕之事,緊貼詞牌之意,為友人離別之愁思開懷。下闋以晉人遇仙的典故人詞,寫和友人歡聚的快樂及離別的感慨。全詞格調上用飄逸超曠取代纏綿悱惻之風,讀起來清晰明快,韻味十足。全詞不但擺脫了兒女艷情的舊套,借以抒寫送別的友情,而且用事上緊扣七夕,格調上用飄逸超曠取代纏綿悱惻之風,讀來深感詞人的超凡脫俗以及卓而不群的姿態。

沉醉東風·七夕

元·盧摯

銀燭冷秋光畫屏,

碧天晴夜靜閑亭。

蛛絲度繡針,

龍麝焚金鼎。

慶人間七夕佳令。

臥看牽牛織女星,

月轉過梧桐樹影。

【品讀】在這支小令中,作者化用唐杜牧《秋夕》,繪制成一幅靜夜(望天河)圖,并賦予新的內容、新的意境。七夕之夜,月明風清,人們焚起香來慶賀節日。渴望著心靈手巧的女子也拿出了針錢在梧桐樹影下乞巧,看牛郎織女相會。因此此曲具有一定的民俗學價值。

辛未七夕

唐·李商隱

恐是仙家好別離,

故教迢遞作佳期。

由來碧落銀河畔,

可要金風玉露時。

清漏漸移相望久,

微云未接過來遲。

豈能無意酬烏鵲,

惟與蜘蛛乞巧絲。

【品讀】碧落銀河之畔,正是“牛郎”與“織女”相會的良好場所,何必一定要待金風玉露之七夕才相會呢?大約正是由于仙家之好別離吧?疑而不解,正反映出詩人苦悶難釋的孤寂心態,語意感傷,心境難堪。本詩從猜測仙家的心思入手,指出有離別之苦,才有佳期之樂。然后轉到描寫佳期的喜慶氣氛,以及期盼團圓的心情。最后想到民間風俗,問:“既奉出食品,讓蜘蛛代為乞巧,那又如何答謝搭鵲橋的烏鵲呢?”

二郎神·炎光謝

北宋·柳永

炎光謝。過暮雨、芳塵輕灑。乍露冷風清庭戶爽,天如水、玉鉤遙掛。應是星娥嗟久阻,敘舊約、飚輪欲駕。極目處、微云暗度,耿耿銀河高瀉。

閑雅。須知此景,古今無價。運巧思穿針樓上女,抬粉面、云鬟相亞。鈿合金釵私語處,算誰在、回廊影下。愿天上人間,占得歡娛,年年今夜。

【品讀】這是一首詠七夕佳期的作品。作者一反以往七夕詩詞的傷感情調,把天上牛郎織女鵲橋相會的美麗傳說和人間李隆基楊玉環馬嵬死別的動人故事,演繹、融匯為一個純情浪漫、晶瑩剔透的意境,抒發了對純真愛情的美好祝愿和熱烈向往。全詞語言通俗易懂,形象鮮明生動,情調閑雅歡娛,給人以充分的藝術享受。

他鄉·七夕

唐·孟浩然

他鄉逢七夕,旅館益羈愁。

不見穿針婦,空懷故國樓。

緒風初減熱,新月始登秋。

誰忍窺河漢,迢迢問斗牛。

【品讀】在異地他鄉適逢七夕佳節,更增加旅人的思鄉思親的情懷。可是遠離家鄉,看不見妻子在月下穿針乞巧,對月懷人,詩人生起無限羈旅窮愁、去國懷鄉之感。孟浩然詩歌大膽抒發個人的理想愿望,給開元詩風注入了清新濃郁的生活氣息。

行香子·七夕

宋·李清照

草際鳴蛩,驚落梧桐,正人間、天上愁濃。云階月地,關鎖千重。

縱浮槎來,浮槎去,不相逢。

星橋鵲駕,經年才見,想離情、別恨難窮。牽牛織女,莫是離中。

甚霎兒晴,霎兒雨,霎兒風。

【品讀】牛郎和織女一年只有一度的短暫相會之期,其余時光則有如浩渺星河中的浮槎,游來蕩去,終不得相會聚首。此詞在藝術造詣上很有特色。詞中托出牛郎織女愛情悲劇之生生不已,實為匪夷所思。以嫦娥風姨之相妒情節,反襯、凸出、深化牛郎織女之愛情悲劇,則是獨具匠心的。

迢迢牽牛星

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

纖纖擢素手,札札弄機杼。

終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漢清且淺,相去復幾許!

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

【品讀】《迢迢牽牛星》是產生于漢代的一首文人五言詩,是《古詩十九首》之一。此詩借神話傳說中牛郎、織女被銀河阻隔而不得會面的悲劇,抒發了女子離別相思之情,寫出了人間夫妻不得團聚的悲哀。詩人抓住銀河、機杼這些和牛郎織女神話相關的物象,借寫織女有情思親、無心織布、隔河落淚、對水興嘆的心態,來比喻人間的離婦對辭親去遠的丈夫的相思之情。全詩想象豐富,感情纏綿,用語婉麗,境界奇特,是相思懷遠詩中的新格高調。 

篮球比分捷报